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妙素 | 24th Aug 2009 | 文章精華 | (50 Reads)

接續上一篇:

【第一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戰略條件準備階段】

智慧百年不出一人的列根總統首先在80年代大肆發行美元的同時又提高利率,表面上對外宣傳是用來增加『經濟陷入危機的蘇聯在西方世界的籌款成本』,這個說詞本身就是整個金融戰役的一個有趣的組成部分。他用相信美元高息造成的堅挺假象的大大們的商品充斥了美國的市場和美國大大的家庭…… 然後,又通過各種媒體和訊息渠道把這種毫無虛假的空前繁榮的訊息傳到蘇聯。這時整個蘇聯的大大從上到下瞬時被這種透支了民天的空前的繁榮所震顫,喪失了信心和辨別道路的能力。

當時有一個笑話很說明問題:一個蘇聯老大媽問蘇聯的領導人:「偶們啥時能夠趕上美國呀?」領導人很有信心的微笑著回答:「消滅了美國不就趕上了!」事實上,列根總統恰到好處的在與蘇聯領導人會談時提出了一種善意的恐嚇:「我能拿出比現在多得多的錢與你們進行軍備競賽,你們受不了的!」

以後整個蘇聯上下都瀰散著一種對『美國繁榮的崇拜』和對『美國繁榮的反思』。由於這種信心的喪失是從真實的美國市場、美國家庭真實的富有的生活和整個國際金融力量對比中體會而來的,所以是『真實的』、『理智的』和『經得起反思的』,這就決定了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大背景和整個戰役的勝負。

【第二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全面開戰和兩個戰場的形成】

美國作為金融戰役的發起者,一邊用友好和和解來掩蓋自己發動金融戰役的戰略和戰役意圖,一邊用透支信用製造的美國空前繁榮的『事實』讓蘇聯的領導人和人民相信了自由市場、金融開放、『自由』選舉取消政府監管才是美國繁榮的基石。這時蘇聯領導人開始了放棄統一領導,打開了國門,甚至主動解散蘇聯。這個過程如果把責任完全推在『一小撮賣國者和變節者』的身上是極其不公平的,恰恰是蘇聯人民相信自己走上了一條能夠最終實現『美國是繁榮的金光大道』而自發自覺地做出這一切的,歷史和他們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也給了偶們中國無比寶貴的經驗和教訓!

金鍋破了還是金?那麼蘇聯·俄羅斯如何突然變成了一個二流國家的呢?單純以金融戰役學的主攻擊點來說,對蘇聯帝國的決定性的戰役打擊來自美國版的『五百天改革計劃』,其輔助戰役或者說輔助戰場是有計劃的控制本已小範圍存在的盧布黑市,把一個只用來購買點『西方奢持品』而存在的小規模的黑市,變成了一個有能力打壓和操控蘇聯當時國有貨幣盧布 [注:舊盧布] 的灰色金融市場。

這個美國版的『五百天改革計劃』把蘇聯國有企業分為有價債券分發給蘇聯大大們,準備讓蘇聯一舉進入市場階段(也就是一舉進入透支信用表現出來的『美國夢 』)!這個『五百天改革計劃』的特點是:『公平』、『合法』。所以人們毫無疑問的歡欣鼓舞接受了那些有價證券。大約是每人一萬到一萬五千盧布不等,約合三四萬美元。這對於每個蘇聯大大來說無疑是一筆外財,因為他們普遍認為原來國營企業也不是自己的。現在可自己繼承了『企業的主人』又憑空得到了一筆價值不菲的可以在新興債券市場上出售的有價證券。這一切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都是值得任何當事人感到歡欣鼓舞的!問題是:這些有價證券不過是整個打垮蘇聯的金融戰役的一個漂亮工具而已。

【第三個戰役階段: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決戰階段!】

在發動這個金融決戰之前,美國的金融戰役的指揮者已經迅速通過獨資(正規軍)、合資(僱傭軍)在蘇聯-俄羅斯的境內設立了大量『獨立核算』的皮包銀行,並且利用蘇聯老百姓對蘇聯銀行和『現代私人銀行』模糊認識而帶來的盲目的信任感,開始了決定性的總攻擊!

這時,在蘇聯『金融監管』成為了媒體嘴裡的『復辟』和『集權』,尤其是《真理報》等蘇聯老百姓相信的大報本身也被暗地裡『外資私人購買』成了這場金融戰役的『號手』的情況下,不瞭解『現代私人銀行家』厲害的忙於『新式自由選舉』的官員們不敢,也不想去進行干預。

這些『不用排隊』、『微笑待客』、『獨立核算的現代私人銀行』如同雨後春筍般遍佈了蘇聯·俄羅斯每一個城市。他們免費的咖啡以及和藹的微笑,無疑給蘇聯人民帶來了一種感覺:這家『銀行』(私人銀行)比那家銀行(蘇聯國有銀行)強多了!在此背景下,這些『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私人金融機構』通過各種灰色手段以相對高一點的利息和一杯免費的咖啡就吸收了大量蘇聯民間和企業的盧布儲蓄。與此同時,這些『互不相關的』、『獨立核算的私人銀行和私人金融機構 』利用灰色手段向蘇聯-俄羅斯中央銀行、國有銀行和其他金融金購大肆套取、借貸盧布款項。

在完全是借貸得來的蘇聯儲戶和蘇聯國有銀行的盧布彈藥的數量充足後,一場唱衰私有化債券的媒體宣傳戰和市場上悄悄的私有化債券收買行動同時展開。由於那些債券是『沒有什麼分紅能力的國有企業』債券,與其留著無用不如拋出換到現錢!這是個可以想像和現實的好買賣。不久整個蘇聯的全部私有化債券被收購,然後迅速的通過各種隱秘渠道作了二次分配!這時,蘇聯·俄羅斯金融戰役的決戰階段已經完美地結束——蘇聯·俄羅斯的國有企業(請注意,蘇聯是沒有私人企業的社會主義國家!),也可以說整個國家已經完全的在『新興債券市場』上被蘇聯人民自己賣掉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