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妙素 | 31st Jul 2014 | 文章精華 | (45 Reads)

我沒有 share 過《新界東北懶人包》,因為我也覺得當中含有漏洞,那果然只是俾牌發展局上,推出了常人包回應懶人包論點,以示自己正確。

懶人包那只有 6% 建屋的數據太誇張,原來總面積連古洞一帶的多個山頭以及梧桐河也計算在內,但那些地方本來就不能發展。正確來說應該用可發展平地來計算。至於 1200 億是否費用太高?以目前提供 60,000 個單位來說,連同街道基建和社區設施,每個單位的成本為 200 萬元,成本雖可商榷,但至少並不像懶人包所示般屬大白象吧。

至於 4,000 公頃閒置土地,我也多次說不應經常引用,因為那些土地有的並不適合發展,例如道路、斜坡等。反對人士說這等同香港仍有 45 個閒置的東北,我想連他們自己也不能置信。反對人士不應提出一些太容易被反駁的論點。這些論點一方面可以給對家輕易回應,然後他就可以大模斯樣說自己已聽取了民意,可以拆村了;另一方面當對家回應之後,公眾還會覺得原來是反對人士有誤解又或想誤導別人,政府才是有道理的一方。那造成了兩大損失,我想反高鐵時,對這方面我是較為小心的。

反對東北的最大論點,應在於:

一、  破壞農民家園,卻沒有為他們作出合適安置,對他人構成嚴重傷害,那是政府和社會集體沒有良心。

二、  東鐵已無額外承載力服務新界東北。

三、  主事官員和議員向自己輸送利益。

四、  在動用綠化帶前,未有窮盡棕土建屋,那不符合環保和可持續發展。可是這一點仍得配合限制新移民,當有源源不絕的新移民時,窮盡棕土也不可能應付,那就失去了保護綠帶的依據。事實上社運人士若希望綠帶免受開發,又同時接受無上限的新移民,其主張本來就是自己製造一枝矛去攻擊自己的盾,那是不可能不作取捨的。


妙素 | 31st Jul 2014 | 文章精華 | (75 Reads)

梁振英說:現時有邊境禁區,反正都是封住,是否可以在未來允許內地局民免簽証出入邊境禁區,未來我們可以在邊境禁區作為一個發展區,向大陸居民提供一系列服務,如零售、餐飲、娛樂、展覽,或者提供專業服務和金融服務等。我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新界日後,在整個華南地區的發展中所佔的地位,會是愈來愈重要的。這個是我們看新界的新思維。新界已經不單是香港北部這麼簡單,而是整個珠三角地區,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一個大亮點。

(2011年10月689出席鄉議局活動講話)

重溫這個特區政府在推行新界東北發展時本身的謊言與惡政

政府的第一個謊言,是已經不肯承認發展新界東北是為了「深港融合」,卻意圖反覆強調新東北是「香港人的城市」,會為香港人提供大量公共房屋,云云。然而,政府08年的諮詢文件,早已寫明「新發展區可把握香港與內地之間日益頻繁的經濟聯繫」,又提及古洞北「往返內地交通方便」,卻極少提及如果快速接駁交通至香港市區。到09年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文件更言明新發展是「與深圳市的發展配合」。到2012年,諮詢文件仍強調新界東北發展「為促進港深兩地社會經濟發展提供機會」。

老范必須跟大家一同「回帶」的是,特首梁振英在2012年6月未上任前,早已在某親近大報表示,希望深圳河以南邊境廿八平方公里土地能變成「特區中的特區」,讓中國人及外國人可以免簽證進入,然後享用本港各種服務。由此路進,梁振英期望將新界東北發展成中國富豪後花園的野心,昭然若揭。到最近,當局見受影響村民民情洶湧,就轉而聲稱新東北是「香港人的城市」。

新界東北發展實際上是一個赤裸裸的中共殖民大計:

一、  古洞、坪輋/打鼓嶺和粉嶺北

梁振英聲稱發展古洞、坪輋/打鼓嶺和粉嶺北是為了解決香港人房屋需求,但這些地區非常偏遠,根本不能吸引香港人居住。實際上,這些地區是為了配合「特區中的特區」而發展。

二、  新界北邊境禁區

梁振英表示要將這些土地發展成為「特區中的特區」,意思是大陸人毋須簽證進入這些地方,區內將會為大陸人提供各種商業、金融、醫療、教育等服務。沒有了簽證需要(要求)大陸人將可以自由進入這塊香港領土生仔,而嬰兒將獲得香港人身份。這裡會變成名副其實的雙非城。除了生仔,大陸人也可以自由在這裡工作和生活,7年後將可獲取香港人身份。

古洞、坪輋/打鼓嶺和粉嶺北這些周邊地區就為大陸人提供住所。

三、  落馬洲河套區

這裡將會興建一個為大陸學生而設的高等教育城。

顯然而見,三個地區的發展計劃都是為大陸人而設,並非為香港人而做。特別是將新界北邊境禁區發展成大陸人的新市鎮,令區隔香港和深圳的屏障消失,香港和深圳正式連接。最終達致所謂的「深港同城」,而「深港同城」實際上就是「中港融合」的其中一環。「中港融合」的真相就是利用大量中國人來溶掉香港人的文化和價值觀,令香港人同化成中國人。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一日,立法會財委會通過蓮塘口岸部分工程一億八千萬撥款。發展局的文件透露,到2030年,假設深圳居民可毋須取得內地出境簽注訪港,預計新口岸每天客流量有30700人次,車流量是20600架次。單計人流,一年會處理超過一千萬人次。

有議員質疑口岸是為了新界東北發展做部署,方便內地人來港。但也有議員認為,蓮塘口岸不應與新界東北發展扯上關係。

蓮塘口岸預計會在2018年落成。


妙素 | 31st Jul 2014 | 文章精華 | (57 Reads)

由土地正義聯盟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製作。

1. 不能解決香港房屋問題
整個計劃佔地614公頃,收地約400公頃,住宅用地只佔96公頃,提供60,700個單位,公/居、私營房屋比例為四六比。可是私營房屋卻多為低密度佔地的「豪宅」(54公頃),實質用於公/居屋的土地面積只有36公頃,即整個發展區總面積的6%。

被剔出計劃粉嶺哥爾夫球場,其佔地面積為170公頃,無須發展東北,足以興建60700個單位有餘!而目前閒置官地多達4,000公頃,足以建設45個東北!

2. 毀人家園
大部份原居民村得以保留,可是兩區近萬村民失去三代家園,長者晚年頓失依靠。失去家園的多為新界非原居民,不但造成新界村民間的分化,被迫遷的村民,即使擁有私人土地,賠償不足以重建家園,也失去社區網絡,租戶更面臨地主逼遷,更為弱勢。

3. 長者冇屋住
政府最新計劃會把整個住上千名長者的石仔嶺安老村分兩階段清拆,並在2023年在石仔嶺公園興建護老大樓。計劃貌似細心,但合資格申請搬上大樓的長者有限,即使獲酌情處理,2018年第一期清拆時,仍會令仍住在安老村內長者面臨嚴重環境及噪音的影響。

除了居於安老村的長者以外,還有數千名在村內居家安老的長者全被忽視。長者是人,不是重建或發展的首先犧牲品!

4. 違反程序公義
發展計劃的大綱圖正按《城市規劃條例》諮詢公眾,城規會並未審議,政府卻偷步向財委會申請撥款;具體收地範圍未定,就偷步進行人口凍結。

而有權決定是否撥款的立法會財委會,多名議員的公司都擁有東北土地,涉及利益衝突卻從不避嫌,包括主席吳亮星(新鴻基)、田北俊(新世界)、劉皇發及石禮謙。

5. 原址換地,利益輸送
計劃表示擁有4,000平方米土地的地主就可申請換地發展。可以想像,只有大地產發展商或坐擁大幅土地的原居民才能擁有這麼大的土地,變相讓地產商直接將賤價囤積所得的農地直接開發,過程中只需私下補少許地價便能建豪宅,「原址換地」是用了公帑做基建,變相補貼地產商發展。村民在官商利益分贜下被犧牲,他們的家園行將被毀。「原址換地」其實是用了市民的錢,去毀滅農田家園,然後把利益輸送到地產商口袋的不義手段!

6. 犧牲本土農業和鄉郊生態
計劃將摧毀香港差不多四分之一活躍農地,破壞食物安全和生態環境。政府從來沒有為鄉郊土地制訂永續發展政策,而計劃令地主為發展就把餘下的鄉郊土地淪為『有待城市化』的臨時土地,繼續被地產商囤積,以及被露天貨倉等臨時用途破壞。香港的可持續發展和城鄉共生頓成空話。

7. 創造就業成疑
計劃指「新發展區鄰近數個現有及興建中的新口岸及深圳......善用與內地日益頻繁的經濟互動」,會提供約37,700個就業機會,其中包括研究與發展、商業零售及社區服務,可是相關比例和教育要求未明,遷入新界東北居住的市民是否有相關的技術去滿足人力需求成疑,以橫空的創新工業取代區內早已經營多年的農業和傳統工業,豈非本末倒置?

8. 無視民意反對
受計劃影響的村民和支援的行動者用盡了各種方法,希望當局收回成命,撤回新界東北發展。村民曾經向官員陳情請願;到地政署示威抗議;收集五萬份反對規劃的意見書等等。甚至有將受迫遷的石仔嶺安老院長者在立法會旁聽席跪下,可是,當權者始終不為所動。

9. 1200億大白象,可以花得更有意義
政府以天價1,200億打造的新界東北發展,基建用了410億,另外300億作土地賠償,當中95%了囤地已久的大地主手中,包括原居民地主及地產商。與其以1200億犧牲本土農業和村民家園,倒不如以1200億設全民退休保障,回購領匯、東隧和西隧;發展社區及綠色產業等,都是更加善用公帑,更受市民歡迎。

10. 城市規劃要更民主
土地要發展必經城規會,可以城規程序黑箱作業,有如橡皮圖章,專業措詞令普羅市民難以參與。從利東街重建、深水埗重建、天星、皇后到菜園村的抗爭,市民愈來愈體會到,城市規劃制度必須更民主,城市空間才不會被有錢人壟斷。

結語:如此荒謬的計劃,用來突顯官商勾結、規劃短視、行政腐敗和立法被建制派壟斷一定綽綽有餘,但要達到解決房屋問題、創造就業、達至香港長遠可持續發展的利益,根本就風馬牛不相及。1,200億且還會隨時超支變成另一無底深潭的大白象工程,變相又一次打市民荷包。你若給它通過,今次7百萬港人,每人承惠17,000元!你忿氣嗎?


妙素 | 28th Jul 2014 | 新聞摘要 | (122 Reads)

大聯盟召集人周融指:「為甚麼一個『佔領中環』沒有任何票在手,三個學者背後是誰操控他們呢?為甚麼他們可以代表所有泛民的議員的政黨去『講數』呢?」

周融,你讀得書少,人皆共知。你又怎會明白學者代表中立、公信力和高知識水平。學者不是代表泛民主派,只是巧合,大家有共識,雙方也認為應出力為香港人爭取公平、公正的選舉制度。不是你這種只懂收錢,不明事理,出賣港人的小人所能理解的。

我們香港市民也想知,你只是一名走狗,為甚麼可以代表政府去反佔中,你背後是誰操控著你呢?


妙素 | 17th Jul 2014 | 新聞摘要 | (54 Reads)

恒基兆業地產主席李兆基繼上月表明「佔中不會成功」後,恒地更率先支持由「幫港出聲」聯同親中團體組成的「保普選反佔中大聯盟」,四叔任主席的中華煤氣爆出逼員工簽名支持,炮製「主流民意」,恒地正考慮在旗下商場設反佔中收集簽名站。

四叔,我以為你捐地好好人,其實你做什麼也有後著,反佔中相等於擦政府鞋,你不惜威逼員工,政府來日給你好處,簽名員工不會有得分。

 (閱讀全文)

妙素 | 13th Jul 2014 | 新聞摘要 | (44 Reads)

落馬洲河套區遇上業權問題,負責的發展局卻從未對外公佈,只宣稱以2020年投入運作為目標。有立法會議員批評當局隱瞞公眾,無視既定發展規劃機制,未解決業權問題便向財委會申請撥款,「完全係禮崩樂壞」。

我們偉大的政府,可於星期一向大家宣布,解散城規會。

 (閱讀全文)

妙素 | 5th Jul 2014 | 新聞摘要 | (55 Reads)

特首梁振英以浪費警力抹黑佔中,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即向梁獻計,倡可根據一條殖民地港英年代曾建議廢除的《基要服務團條例》,招攬退休警察或社會人士,組成有執法及拘捕權的「志願軍」對付佔中者。

法律界及政界人士對建議譁然,形容和納粹黨專用來排除異己的黨衞軍無異,「即係等於畀把刀班愛字頭組織」。

 (閱讀全文)